嵇康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后嵇康是怎么死的

栏目:历史人物   发布时间:2021-03-30 17:39:46 

本文摘要:说起嵇康,估计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会很陌生,世人初识嵇康,皆因他天人之姿的容貌,可以说是文学历史上长相最帅的男人,如清风朗月般美好却偏偏隐入山林,那么打击知道嵇康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后嵇康是怎么死的呢?今天我们来通过本文详细的了解下!

一、不参与站队,却无意间站队

嵇康所处的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政治变动频繁的时代。这段时期从广义上讲大约乱了400年。而他生活的阶段,正是曹魏政权和司马氏集团的权力争夺期,这让不少文人士大夫陷入其中。

既然是争夺,必须是拉拢人。这个人不是普通人,为了给自己战队加码,那肯定是拉拢知名的人。当时嵇康是什么知名度呢?我们看孙绰的《嵇中散传》:

“嵇康作《养生论》,入洛,京师谓之神人。”

当时嵇康大约20岁,一篇文章名满天下。单是如此也就罢了,在爱美的魏晋时期,嵇康的美迅速让他成为偶像。在《世说新语·容止》中记载:

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 “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嵇康一米八七,气质如山间轻松下的清风,身姿挺拔像孤松挺立,喝醉的时候像玉山将崩一样美好。如此美好有才华的一个人物,不仅是全天下女人都想嫁给他的人物,还是全天下士族都敬仰的人物,他当然也会被政治势力瞄上。

从双方政治势力对比上,当然是手握大权的司马昭更胜一筹。可是嵇康就是看不上司马氏的篡夺政权伎俩。他一直保持着不合作,不做官的态度。

可是,嵇康在婚姻的选择上,却站到了司马氏的对立面。他娶了曹魏的长乐亭主,并在曹魏担任一个闲职中散大夫。他其实无论哪个政治势力,他都无心过问,这个官后来他也辞掉了,带着妻子归隐山林。可是即便是他归隐山林,在司马氏集团心中,他也是一根刺。

二、孤傲难驯,得罪小人

在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之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我们知道嵇康是吃药的人物,就是经常吃五石散,这种药吃完之后浑身发热,需要披散头发,敞开衣衫,吃冷食、喝酒。吃药的人目的是成仙,想要成仙的人肯定对世间俗物俗人不屑一顾。

嵇康辞官,带着妻子隐居在山林之中,他打铁为生。妻子为他生儿育女,两个人生活平淡。可是他的好朋友山涛,是一个很会做人的朋友。他在司马氏集团那里做了大官,或许他觉得既然大局已定,想要为天下做事就必须出来做官。于是他去邀请嵇康做官,嵇康一怒之下与这位朋友绝交,写下来名垂千史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不过有的人也分析过,嵇康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朋友,如果不和山涛(字巨源)绝交,那么司马氏肯定会为难他的朋友。这暂且不论。

对朋友显得孤傲也罢了,山涛毕竟是朋友,他能够体谅嵇康。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谅解这种孤傲。比如钟会。

(钟会)撰《四本论》始毕,甚欲使嵇公(嵇康)一见。置怀中,诣宅,畏其难,怀不敢出,于户外遥掷,便回疾走。”——《世说新语》

当时嵇康名满天下,有一位叫钟会的粉丝慕名而来。他拿着自己的写好的《四本论》要给嵇康看希望得到赞赏。可是到了嵇康家中,嵇康一直没给他好脸色,他一直揣着自己那本书没有拿出来,离开嵇康家之后他就把书扔了。

这一件事却给钟会粉转黑的理由,他从此嫉恨嵇康。后来钟会在司马氏集团平步青云,三十多岁就做了高官。有一次他带着十多个随从骑着高头大马再去拜会嵇康。这一次拜会明显是炫耀雪耻而来,当然更有着政治目的。他是司马氏集团里一个忠心的奴才,他需要为主子查探嵇康这个绊脚石。

钟会觉得现在他成了大人物,带着这么多人来看嵇康,嵇康肯定会和颜悦色。没想到见面之后,嵇康在打铁,向秀在拉风箱。他都没正眼看一下钟会。钟会在手下人面前角色很没面子。临走的时候,嵇康说话了: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他所说的这两句:“你为何而来,又为何而走”。其实暗讽钟会八面威风带着人来劝降他,见他不怕,又灰溜溜走了。他眼中始终没有钟会这个人,无论他是高官还是普通人,即便他这次回去告状他也不怕。

钟会丢了一句: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这句话同样暗含玄机,就像是宣战一样,你就等着吧,我会如实回复上级。

嵇康这样一个受到天下士族追捧的人能够当街被处死,是一点点记录的结果,当然这个积累也需要一个触发的按钮,下面就是触发的按钮了。

三、任意随性,不惧生死

嵇康为竹林七贤之首,是出了名的随性。他有一个好朋友叫吕安,两个人的友谊,有如此记载:

嵇康与吕安善,每一相思,千里命驾。-《世说新语·简傲》

魏晋名士们都是凡尔赛文学的老鼻祖。比如王子猷雪夜访友,想到他就立即出发,到了之后,忽然觉得自己兴致已经够了,也不敲门进入就原地返回。古人出门没有我们这么方便,他们需要马车或者船和随从,只有有钱,有闲的人才能如此做。

显然嵇康也是如此,每次思念吕安,他就千里驾车而去,两个人喝酒聊天,之后再返回。这说明他和吕安关系很好。当然,为什么忽然提到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和嵇康的死,有直接联系。

吕安有个亲哥哥叫吕巽。嵇康之前和此人也是朋友,但是见了弟弟吕安之后,和弟弟一见如故。

吕巽这个人好色,他垂涎自己弟弟妻子很久,趁着吕安不在家,故意喝醉酒将弟媳强奸。

吕安一怒之下,要将吕巽报官,可能内心有一种不杀他不能解心头之恨的感觉。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嵇康认为家中之事,自家亲兄弟可以放过彼此一马。吕安听从建议,放过了吕巽。但是谁能想到,吕巽却就先下手为强,给吕安加上了不孝的罪名,吕安被流放边疆。

试问,嵇康听闻此事能够善罢甘休吗?以嵇康的性格当然怒火中烧。他立即写下了第二篇绝交书《与吕长悌绝交书》,痛斥吕巽的种种罪名,并且他为了营救吕安到洛阳寻找策略。

这一出山,引起司马氏的注意,那个曾经恨他的钟会与如今恨他的吕巽一起早就为他设下了圈套……

嵇康入狱,天下士族请愿要求释放嵇康。司马氏集团从未想到嵇康有这样的号召力,更加惧怕此人,而更加坚定地要除掉他。当然钟会趁机找了一个罪名给嵇康加上,即可行刑。当时情况记载如下:

嵇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太学生三千人上书,请以为师,不许。文王亦寻悔焉。

嵇康临刑前,整个洛阳城的人几乎都出动了,三千太学生跟随他,悲愤难忍。哥哥嵇喜将古琴给他,嵇康安坐台上,气定神闲,他手挥五弦,目送归鸿,将生命最后一幕演绎得超凡脱俗。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历史人物发布:

猜你喜欢: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