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黑竹沟,位于中国四川盆地西南的小凉山北坡的黑竹沟便是这样一个令世人望而却步的恐怖地带

栏目:环球视野   发布时间:2020-12-05 08:38:57 

本文摘要:位于中国四川盆地西南的小凉山北坡的黑竹沟便是这样一个令世人望而却步的恐怖地带。9年后,川南林业局和邻近县再次组成二类森林资源调查队进入黑竹沟。但是,根据他的经验判断,这种磁场强度与地磁场相比非常微弱,不会影响到指南针偏离。

  

9.jpg

 

1950年,四川黑竹沟里面消失了很多人,包括国民党军队和许多科考勘察队,很多人都是凭空消失的。据幸存者称,只要三个衣服颜色相近的队员无意中互相接触,就突然的一声消失得再无痕迹。

  这种想象吸引很多科学家前往考察探索,希望能解开其中的奥秘,但是没次去的科学家都是无功而返,能回来是一种运气,他们这样说自己。

  因为有很多科学家为此丧失了性命。迄今为止,这种奇怪的现象依旧未能得到科学的解释和说明。

  为此也说明了,这个世界充满的力量和神奇。人类所了解的还只是点点皮毛事。因此作为人类就应该不断的探索和发现这个神秘的带有色彩的星球。

  [黑竹沟详细阅读]

  黑竹沟古木参天,箭竹丛生,但却是一个令世人望而却步的恐怖地带。听说闯进峡谷的人畜都会神秘失踪。

  我们这个世界虽不乏景色秀丽的人间天堂,但也有不少令人闻之色变、避之不及的恐怖地方。这些恐怖的地方以其独特的诡异怒视着人类,怒视着一切生灵,它们随时准备吞噬进入它们领地的一切。位于中国四川盆地西南的小凉山北坡的黑竹沟便是这样一个令世人望而却步的恐怖地带。

  黑竹沟古木参天,箭竹丛生,一道清泉奔泻而出。传说在沟前有一个叫关门石的峡口,一声人语或犬吠,都会惊动山神魔朗吐出阵阵毒物,把闯进峡谷的人畜卷走。传说不足让人信服,而现实中发生的一桩桩奇事却令人大惑不解。

  峡谷地带,两侧悬崖绝壁,四周云雾弥漫,阴气习习,大部分地段至今尚无人涉足。

  

1950年年初,国民党胡宗南部队的半个连,仗着武器精良,准备穿越黑竹沟逃窜。

可谁知进入沟后,一个人也没出来。是被巨蛇吞吃了,还是被其他东西夺去了生命?无人知晓。1995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兵某部的两名战士,取道黑竹沟运粮,结果也神秘失踪了。部队出动两个排搜索寻找,最终一无所获。

  1997年7月,中国四川省林业厅森林勘探设计一大队来到黑竹沟勘测,宿营于关门石附近。

身强力壮的高个子技术员老陈和助手小李主动承担了闯关门石的任务。第二天,他俩背起测绘包,每人用纸包上两个馒头便朝关门石内走去。可是到了深夜,依然不见他俩回归的踪影。从次日开始,寻找失踪者的队伍逐渐扩大。川南林业局与邻近县组成了百余人的寻找失踪者的队伍也赶来了。他们踏遍青山,找遍幽谷,除两张包馒头用过的纸外,再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9年后,川南林业局和邻近县再次组成二类森林资源调查队进入黑竹沟。

因有前车之鉴,调查队作了充分的物资和精神准备,除必须品之外还装备了武器和通信联络设备。由于森林面积大,调查队入沟后仍然只能分组定点作业。副队长任怀带领的小组一行人,一直推进到关门石前约两千米处。

  这次,他们请来了两名彝族猎手做向导。当关门石出现在眼前时,两位猎手不愿再往前走。大家好说歹说,队员郭盛富自告奋勇打头阵,他俩才勉强继续前行。及至峡口,他俩便死活不肯再跨前一步。副队长任怀不忍心再勉强他们。经过耐心细致的说服,副队长好容易才与他们达成一个折衷的协议:将他俩带来的两只猎犬放进沟去试探试探。第一只猎犬灵活得像猴一样,一纵身就消失在峡谷深处。可半个小时过去了,猎犬杳如黄鹤。第二只黑毛犬前往寻找伙伴,结果也神秘地消失在茫茫峡谷中。

  两位彝族同胞急了,不得不违背沟中不能高声吆喝的祖训,大声呼唤他们的爱犬。顿时,遮天盖地的茫茫大雾不知从何处神话般地涌出,个人尽管近在咫尺,彼此却无法看见。惊慌和恐惧使他们冷汗淋漓,大气不敢出。副队长任怀只好一再传话:“切勿乱走!”五六分钟过后,浓雾又奇迹般消退了。顿时玉宇澄清,眼前依然古木参天,箭竹婆裟。队员们如同做了一场噩梦。面对可怕的险象,为确保安全,队员们只好返回。

  黑竹沟,至今仍笼罩在神秘之中,或许只有消失在期间的人才知道它的谜底。

 

10.jpg

 

  [相关阅读]

  1950年初,一支30余人的国民党逃窜部队闯进黑竹沟,最终无一人生还。

  1966年3月,一支勘探部队的两名解放军战士进沟测绘,从此不见踪影,搜寻的人们只在溪水边找到了他们留下的两支步枪。

  1977年9月,四川省林业勘探大队两名技术员进沟调查,也是一去不复返。沟内不见尸体,也不见血迹,只发现一张他们包馒头的报纸。

  1950年初,一支30余人的国民党逃窜部队闯进黑竹沟,最终无一人生还。

  1966年3月,一支勘探部队的两名解放军战士进沟测绘,从此不见踪影,搜寻的人们只在溪水边找到了他们留下的两支步枪。

  1977年9月,四川省林业勘探大队两名技术员进沟调查,也是一去不复返。沟内不见尸体,也不见血迹,只发现一张他们包馒头的报纸。

  除了骇人听闻的失踪事件,黑竹沟内种种诡异的现象也让人望而却步。

  这些失踪事件是人们牵强附会的传闻,还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件?黑竹沟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2011年5月,地磁、地质专家和有关人员组成的科考队进入黑竹沟探索考察。

  黑竹沟镇位于林区两座山谷之间,距峨边县城61公里。它有个美丽的彝语名字叫斯合,汉语的意思为青山。在1981年改名为斯合之前,黑竹沟镇还有个名字叫斯豁,彝语里有“死亡”之意,故也有人把黑竹沟叫“死亡之谷”。近年来,随着黑竹沟里奇异现象屡屡发生而声名远播,人们又将斯合改名叫黑竹沟镇。

  科考队在黑竹沟镇了解到,关于1950年国民党逃窜部队进山失踪之事,是镇上老人听已经故去的父辈说起,无从再考。而解放军战士和林业部门两名勘探人员在沟内失踪确有其事。

  当初参与搜救失踪解放军的彝族老人阿罗瓦尔介绍说,进山测绘的解放军战士不是传闻中的两人,而是四人。在沟里找到他们时,一人已经牺牲,另外三人奄奄一息。当时,阿罗瓦尔还亲自背出来一名生命垂危的战士。

  当地政府也曾组织搜救两名失踪的林业勘查人员,却一直没有找到。

 

 为什么解放军战士和林业勘察人员会迷失在黑竹沟内呢?

  当地村民说,人畜入沟失踪、死亡,由迷雾造成的可能性很大。黑竹沟林区是原始森林,一年有200多天被浓雾紧锁,加上沟内崖壁陡峭、暗河众多,地形不熟的人进入这深山野谷之中,稍不留神就会摔下悬崖,尸骨难全。

  对于失踪人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法,当地猎人木措说,失踪人员可能是被山中的猛兽叼走了。木措老人还说,上世纪50、60年代,沟内几乎无路可走。失踪人员大多来自外地,对地形不熟,加上当时没有通讯设备,所以迷路后很难走出来。

  看起来失踪事件有了可信的说法。可另一起更离奇的迷路事件,却让人们感到事实真相并不那么简单。

  

1991年,四川省川南林业局组织了近20人的队伍进入黑竹沟进行森林资源勘查。

借前车之鉴,勘查队作了充分准备,除必需品之外,还装备了多种专业通信设备。勘查队在完成预定工作撤离下山时,遭遇到罕见的大雾。当时进山的勘查设计员朱开双对那时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他回忆说:下午五点多,山里起了雾。森林里能见度极低,只能凭借地图和指南针引导方向,但怎么也找不到下山的路。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救援,可能永远走不出来了。直到出山后对照地图才发现,下山时所走的路比正确线路偏差了近30度。最让人惊讶的是,勘察队携带的7个指南针全都指错了方向。

  在调查中科考队惊奇地发现,黑竹沟一系列失踪事件大都发生在一个叫石门关的地方。

那么,石门关附近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指南针为什么会在这里离奇地失灵呢?

  多年以来,关于黑竹沟内迷路、失踪事件,人们做出种种推测。上世纪90年代末,有人提出黑竹沟内存在某种磁场,影响了进山人员携带的仪器,所以造成了众多的失踪事件。

  为此,地磁专家、成都理工大学教授李才明专门带了先进的地磁探测设备。

  李老师说,地球本身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地磁强弱随地理纬度变化。赤道最弱,往两极逐渐增强。地球南北极之间环绕着许多我们看不见的磁力线,正是由于磁力线的存在,指南针通常会固定指着南北方向。如果地球磁场发生改变,或者受到强磁性铁质元素的干扰,它会偏离原来的方向。

  在黑竹沟沟口,科考队对当地的岩层进行了考察。

  地质专家、成都理工大学教授万新南对现场勘查后说:黑竹沟地区的岩层大致分为三个部分,最下层是灰岩,中间层是玄武岩,最上层是砂岩。这三层岩体中,玄武岩是火山喷发形成的,岩层里一般含有铜,铁等金属元素,可能会产生磁场效应。但是,根据他的经验判断,这种磁场强度与地磁场相比非常微弱,不会影响到指南针偏离。

  为了验证这个判断,李才明教授测量了地磁感应强度。他使用的仪器叫磁通门磁力仪,能测量出精确的地磁感应强度。

  李老师说,地磁场的强度用纳特表示,从赤道到两极的地磁强度从2、3万纳特到5、6万纳特不等。黑竹沟所在的北纬30度地磁强度大致在5万纳特左右。理论上说,同一纬度线上的地磁场强度大致相同,但有时也会受当地环境的影响而上下波动。

  李老师在沟口测出磁力强度为49400纳特,属于这个纬度线上的正常值范围。这说明,黑竹沟地磁场没有异常。可罗盘为什么会失灵呢?为了探明真相,科考队决定沿着当年失踪人员行走的线路深入到石门关附近考察。

  科考队从黑竹沟沟口出发前往石门关。不久,天开始飘起毛毛细雨,山间的迷雾更加浓重。被山洪冲毁的道路十分难行,路边是万丈悬崖,这使得科考队员心惊胆战。

  行进途中,路边一块彩石引起了科考队的注意。

  万老师说,这些岩石的发现,恰恰能解释黑竹沟里为什么常年被浓雾笼罩。一般的玄武岩是在陆地喷发的火山形成的,存在大量孔隙;而黑竹沟地区的玄武岩则不同,它是海底喷发的火山形成的,因为冷凝迅速,而形成了质地细腻,没有气孔的玄武岩。这种岩层在地下就像天然的隔水层,把水托住了,起了一个盆子里装水储水的作用。大量的雨水无法下渗,被涵养在群山植被的根系之中。黑竹沟处在四川盆地向云贵高原之间的过渡带,平均海拔2500米以上。由于昼夜温差变化,白天升温,植被中富含的水分不断蒸发,晚上降温,潮湿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小水珠,从而在密林里形成大雾。

  万老师的讲解让人们对黑竹沟常年笼罩着的大雾有了了解。

  细雨一直不断,由于一段道路被冲毁,向导带领科考队进入密林深处。树上苔藓密集、古树粗壮茂密,科考队员领略到了黑竹沟的神秘面容,传说中的恐怖地带不禁让人生出丝丝寒意。

  科考队经过一片高原草甸地带,向导提醒说,眼前看似平缓的草坪实际上充满危险,植被下面的砂岩已经被流水侵蚀得千疮百孔,草甸下隐藏着许多暗河和孔洞,一脚踩空就可能掉进深渊。

  在距石门关约三公里的三岔河,李老师有了新的发现。他拿起路边一块岩石靠近罗盘,指针竟然发生了轻微偏转。

  从测量数据看,三岔河一带的地磁强度比沟口大幅度增高,罗盘指针确实发生了偏转。专家推测,这和周边的岩层变化有关。

  万老师仔细考察地层后发现,三岔河一带的岩层结构与沟口相比变化明显,这一带的玄武岩大量出露地表,而且呈现出粉红色,这就说明玄武岩中含有大量铁质元素。这难道是导致指南针失灵的主要原因吗?专家再次展开检测。为了得到准确调查数据,科考队首先确定了一个方位参照物。接着,万老师利用不受铁质元素干扰的卫星定位仪测定了参照物的方位。最后,再用罗盘测定参照物的方位和先前的卫星定位仪进行对比。

  对比结果表明,在三岔河附近,磁场强度比黑竹沟沟口提高了500纳特以上,罗盘指针在此偏离了正常方位10度。

  万老师曾到过黑竹沟考察,在前行石门关的路上他说,石门关其实是两块高约40米的石壁,石壁之间不到十米宽,酷似敞开的大门,所以叫石门关。这个地区之所以神秘莫测,一是因为其地势险要,二是形状奇特,当地人把这里叫作“鬼门关”。向导说,石门关内,山势险峻、怪石嶙峋,行走时稍有不慎就可能失足坠落悬崖。

  考察队决定在关口附近测量地磁强度。

  科考队推测,越靠近石门关,磁场强度应该越强,罗盘指南针偏离正常方向会越远。然而,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这里的磁场强度较三岔河大幅降低,比沟口的数值还要低很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万老师决定在石门关附近及有关地段对岩石取样,带回到成都理工大学实验室,进行深入对比检测分析。检测结果表明,黑竹沟内采集的玄武岩中,铁元素含量平均达到了30﹪。

  万老师说,大多数的玄武岩是火山喷发出地表形成的,其中含有最多的是二氧化硅。而黑竹沟地区的玄武岩是海底喷发,滚烫的岩浆溶解了海底大量的铁结核物,因而含有大量的铁元素,这是导致罗盘指南针在黑竹沟地区失灵的原因。

  为什么黑竹沟地区磁场强度有的地方强,有的地方弱呢?万老师说,这种现象与黑竹沟独特的地质地貌有关。

  黑竹沟地区是典型的向斜型地貌,黑竹沟沟口的玄武岩被夹在中间,岩层没有大的变化,所以磁场强度变化不大。

  而三岔河地区则处在岩层隆起来的区域,岩体在千万年风雨侵蚀作用下,相对松软的砂岩和灰岩被逐渐剥蚀,相对坚硬的玄武岩出露地表,所以这一区域岩石磁性很强,对指南针影响较大。

  到了石门关附近,岩层再次回到沟口的状态,玄武岩又深埋在砂岩下,所以磁场强度再次回到初始状态。

  至此,围绕黑竹沟种种神秘现象终于有了科学的结论。原来,之前发生的人畜失踪事件,一方面是受浓雾,地形等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是独特的区域地质构造形成磁场变化,导致指南针失灵。

  经过科考队一番考察,罗盘指针失灵的秘密终于有了答案,就此也揭开了黑竹沟失踪事件的神秘面纱,萦绕在人们心头的恐惧心理也就自然烟消云散了。专家建议,当地政府要在黑竹沟地区尽量完善交通设施,多设立一些路标,不仅可以减少当地群众进山的危险性,也可以为旅游发展创造条件。当地旅游部门也为此松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因为一些无法解释的地质现象和令人恐怖的传说,人们都不敢来这里旅游,现在谜底揭开了,他们将会保护性开发黑竹沟景点,让游客们来体验神秘的地质现象,欣赏旖旎的自然风光。

  [背景介绍]

  黑竹沟位于小凉山中段,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海拔1500至4288米。当地乡名:斯豁,即死亡之谷。“黑竹沟”为汉人定的名。沟内重峦叠蟑,溪涧幽深,迷雾缭绕,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黑竹沟生态原始,因发生多起人、畜入沟神秘失踪事件,加之彝族古老的传说和彝族同胞对这块神奇土地的崇拜,又被誉为“中国百慕大”。马里冷旧位于黑竹沟沟口东南方向,海拔在1950米左右,面积约为2000亩,是一块天然沼泽地。这里群山拱抱,绿草茵茵,地势辽阔起伏,地下涌起的山泉水清澈透明,寒冷刺骨,潺潺流水蜿蜒盘绕,漫步其间,清新空气让人心旷神怡,油然而生一种融入自然的感觉。因而吸引了不少探险者和摄影师前往探秘和拍摄。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未必属实,仅供参考和娱乐!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环球视野发布:

猜你喜欢:


浏览